引言:田园东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张诚多次公开表示——田园综合体是理想乡村生活模型。模型意味着逻辑可复制,可迁移,可发展。换句话说,田园综合体这个模型,可以让很多地方成为“理想乡村”。

海南省琼海市申报的博鳌田园综合体试点项目,从规划开始,博鳌田园综合体就受到国家和省政府的高度重视。

参与博鳌田园综合体规划设计的是田园东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上海乡见设计。目前国内首个的田园综合体落地实践项目——无锡阳山田园东方,乡见设计和袈蓝建筑的团队就是主要担纲。除此之外,在建的成都新兴田园综合体、三星镇田园综合体、福洪田园综合体、甘肃和内蒙的田园综合体,也是由田园东方的乡见设计与袈蓝建筑的团队设计规划。
模型意味着普适性,而田园综合体的普适性,在博鳌要如何运用,造就有博鳌特色的理想乡村生活呢?
乡见团队首先对项目所在地做了深度分析。

深入了解博鳌情况后,乡见团队,从规划设计入手,又跳出规划设计,以全局视野,为博鳌田园综合体打造了发展策略。

策略一:模式突破

消费突破
海南现在的旅游发展强调从观光游向休闲游延展,作为非常重要的节点性项目,博鳌田园综合体也寻求消费模式的突破,从观光消费转变到购买生活,突出田园体验型产品。项目开发突破
在博鳌,以田园综合体为依托进行共享开发,将教育、文化、会议、游乐、农业、农庄、养老进行共享,在田园综合体范畴内进行扩展和整合。

策略二:文化挖掘

自从2013年9月和10月以来,国家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的重大倡议,博鳌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窗口形象非常关键。作为通向世界的窗口,展示博鳌乃至海南的文化历史显得重要而必要,文化是一个国家雄厚的软实力,是综合国力的重要构成。博鳌田园综合体将在保持和展现小镇田园风光特色的基础上,融入艺术、人文、科技等元素,并不断挖掘、保护、传承本土文化。

策略三:产品创新

如本文引言所提,田园综合体是模型,模型意味着可复制,模型更意味着可发展。
博鳌是博鳌亚洲论坛(英文:Boao Forum for Asia,缩写:BFA)永久所在地。论坛意味着开放,在博鳌田园综合体,乡见团队在功能属性上做了延展,即从“封闭会议”到“体验式会议”的变革,从而建立具有浓郁的东方论坛集会新模式——博鳌雅集。

制定好发展策略后,乡见团队的4位设计师——陆升岳、王梦、王达、黄婵,下沉到项目规划本身,为博鳌田园综合体量体裁衣。
整体空间以迎宾大道展示带和田园慢生活展示带为轴线,将空间自然分为三个界面,由北向南依次是田园展示界面、田园休闲界面、水上田园界面。北部区域作为窗口展示区域,南部区域作为田园慢生活体验区域,通过花园、村落、水上田园、田园论道等主题,形成大的“东方田洋”。在东方田洋区域内,依势散落着五彩稻田、主题秀场、艺术装置、田园论道等业态模型。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田洋理想村”,它是田园综合体里最集中的农业文创集群,提供全年龄段游客吃、住、行、游、购、娱为一体的综合文旅服务。
如此这般,我们可以窥见,博鳌田园综合体具备了农业业态、旅游业态、社区业态。
而田园综合体的产业模型,正是农业+旅游+社区缺一不可。
在农业+旅游+社区的产业模型的大框架下,因地制宜,植入不同的业态模型,是田园综合体在全国各地都能开花结果的重要原因。《淮南子》中有“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为枳”的预言。移植到淮北的橘树,如果还用淮南那一套养护的方法去栽种,必然不会产出香甜的橘子。换个角度想,如果我们顺应淮北的天时气候,来养护橘树,会不会“橘生淮北橘更甜”呢?博鳌田园综合体的规划,没有跳出田园综合体的产业模型,又在业态上顺应当地情况且有所突破,未来它将成为国内首个窗口型、对话型、体验型、共享型的田园综合体。田园东方是田园综合体模式的开创者,也是田园综合体模式的首个实践者,乡见团队在博鳌因地制宜的规划,是田园综合体模式又一次成功的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