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牛健的共享社区实践1.0,现代版世外桃源“生菜屋”
“共享”这个词在火爆之前,“中国大叔”牛健的共享社区实践就已经在2015年刷爆了朋友圈,他用六个集装箱制成的“可持续实验室”,吸引了无数人对于这种生活的向往。在这之后,牛健继续身体力行着共享社区的实践计划。
牛健老师分享会现场
本周,我们特别邀请到了牛健老师来到乡见,他毫无保留地与我们分享了他的思维模式与设计经验,刷新了到场听众的认知。为什么牛健大叔的共享社区实践会获得成功?共享社区究竟要怎么设计?乡村的共享模式会怎么发展?这场思维升级体验,立即与您分享。

为什么要提“共享”:只有共享才能连接我们

从2013年有一个系统思考以后,经过2014-2016年连续三个共享社区的实践,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要提“共享”这两个字?实际上共享代表着转型的核心。过去的生活是人围着物转,现在是人要围着人,物也要围着人转,而人要围着人转就必须人与人之间有连接,所以只有共享才能让我们连接起来。
共享有两个动力结构,一个是效率结构,共享可以用更少的钱、更少的时间完成生活,但要是进入中深度的共享,还有一个人性结构,这是我们必须连接起来的。平常共享单车一类的工具就是效率结构,一旦共享了空间就是效率结构和人性结构的结合。

建构生态设计的准则:生态准则、主体创造

在中国人的心中有一个非常美好的东西,人与自然和谐、爱,这么多美好的东西怎么能变成商业模式呢?还有,我们面临许许多多的问题,觉得生活没有意义,以及一系列的气候变化、食品、空气问题,这些问题的原因恰恰就是我们这套错误的生活,要想解决它,很简单,有四个核心的字,协作共享。
 
牛健的共享社区实践1.0
2013年我就对共享社区基本的结构性做了理性思考,既然我们错了,就需要表达一个对的生活。到了2015年刷爆微信圈以后,来自产业界、学界、设计界、媒体、消费者和社会组织的轮番“轰炸”,与他们的广泛对话让我知道,这就是1.0实验我们试图要做的设计和道理。
共享社区实践1.0中的可持续处理系统
未来建构这种生态设计,我认为它的准则有两条:
第一,生态准则。你要建立起循环,表达我们的公共价值。通过一点的设计,全面表达它的价值,这样的设计才是好设计,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价值。
第二,主体创造。不管是在城市还是在乡村,人们要的不是过去用钱购买的生活,而是表达主体创造。共享社区1.0好多人不明白,我为什么做完能打动人,实际上打动的最核心价值是主体创造。让别人觉得这个生活是现实的,你们也能做到。所以我想要帮助人成为生活的主体。

 田园生活的设计核心:生态承载、可食可用

 

共享社区实践2.0的准则就是缩小私密、放大公共。需要找到设计的最低边界,这个私密围合做到哪里最低;还有就是产业,因为落地生活得有强大的产业链支撑。
 
牛健的共享社区实践2.0,北京丰台3户营地
所以这次我用了七个集装箱做了一个三口人的微型社区。一个集装箱外平方是14.5,内平方使用面积是12.76。除了私密部分,所有其他功能区全部放到公共,从厨房、客厅、书房,包括屋顶的集装箱农场、周围的花园。从设计视角来看,生活的最低结构是三顿饭,如果一群人能组织好一顿饭,那就具备了组织更复杂社区生活的基础。
田园生活的设计核心我讲两条准则,一个是生态承载,一个是可食可用。你要通过这种生态的空间,给他布置一个东西,发生和自然的万千连接。 
牛健的共享社区实践2.0
这次实践的第一顿晚餐过后,突然让我有所感悟:原来我觉得一群人生活在一起得有严格的规范。后来因为条件不够,我就简单地对他们说,必须在社区内采摘两两种蔬菜,必须从社区花园里摘一朵鲜花回来,吃完饭把垃圾处理了,进行循环。一个半小时后一桌丰盛的晚餐上台,给了我深深的感动,每个人都会生活,你不必管那么多,他们自己会迅速建构起一套生活的逻辑、准则和内容结构。

我们未来的价值:做一个帮助者

前两个纯实验性质的实践是不带商业模式的,到了共享社区实践3.0,自然就得有商业模式。第一个实验在营地,第二个在城郊,第三个就是共享休闲,周一到周五是教育培训结构,核心是创享生活,周六、周日和节假日属于度假结构,定位就在一个半小时的休闲圈,十亩地,十五户人。
 
牛健的共享社区实践3.0,北京顺义15户城郊休闲营地
实际上我所有的思考都有一个原点结构:马斯洛需求论。我把它看作是一个设计解决方案,无非是处理四个关系,物质之上的人和人的关系,人和自然的关系,你帮助他作为主体去创造这两个关系。那场景怎么设计呢?我们要搭一个舞台,要设计道具、剧本,要帮助形成社群,我们所有人都是一个帮助者。怎么去处理效率和他们的参与,三分托底,七分自成。
可持续生活故事版
实验室系统运行图
我们人类正在做一次巨大的转变,生产社会变成生活社会,通俗地讲,玩好了什么都有,何以玩好,全靠我们,这就是我们未来的价值。

牛健的生活设计学:设计人性光辉

过去设计空间都是拆开处理,但今天一旦是主体性的生活以后,就要结合起来进行设计,所以我提出生活设计学,设计人性光辉。通过一番设计表达,也许在别的空间里是灰暗的,但是进入你的空间却是闪闪发光的。未来的生活结构设计是价值导向,不是问题导向。所以不要整天琢磨问题怎么处理,真正能让我们提升的一定是价值。你要天天想,我做了一个东西,能建立几个连接?一个还是两个,又或者是三个还是一百个连接。 
设计一定要有一定的经济结构,这种经济结构不是过去做出来的,应该通过做了以后产生。实际上就是帮助他们建立自治,当然我们讲未来这套生活的设计是有空间线的。而且是这价值结构一定得做链,你做得链越长就对这群人的价值越高。

未来消费端的所有产业都是一个生命产业

牛健的共享社区实践2.0
未来,我们要有生命的意义,它可以构成产业,坦诚地讲,未来消费端的所有产业都是一个生命产业。所以完成他为主体去建构内容,每个人都是你场地里的消费者、生产者,也是内容制造者,这就是未来空间场地项目的顶级处理。需要在平常的生活里发现生命之美,把这种发现变成一个创造表达,这个表达将适度地放大就会变成一个产业。

乡村的共享模式

这次我们都要通过一套空间,当然是偏向乡村的空间,去承载产业转型、群众生活转型的要求。我特别强调乡村有两个结构,一个是民宿结构,另外一个则是伴生结构。伴生结构指的是在乡村周围建立一个城市人的新生活,这是一个经济、文化、生活价值的高地,它自己会建立一个牵引。这时候乡村人和城里人之间的一个自适应连接是没有矛盾的。实际上就是未来的农庄,发改委叫市民农庄,农业部叫共享农庄。 
牛健的共享社区实践3.0

问答环节

徐心怡:我特别关注你说的这个半生结构,其实它需要的空间是没有错综复杂的历史文化基底的,您现在在做的全球共享社区,它的核心其实还是城市人。
牛健:我刚才讲的是农庄结构,实际上在郊区,类型有几种,农庄结构、营地类型,农庄结构是小的,大到综合体、小镇,实际上综合体就是小镇结构,它就是一个复杂的产活结构,综合的一个产活结构,一二三产都要有的。
徐心怡:他很难逃离现在最关注的三农问题。
牛健:对,但是原来的处理方法是有问题的,我们讲结构处理,第一就是一个个小区,形成有机大聚落,你不要试图建立一个大的,那是不可能的;第二个就是一二三产,一产的配合提供一个基底,产度我认为是以吃用为基度,加一倍就够了,不需要你专业地销,本地自耗和自动分享,所以度就是1+1;第三,在这个地方连接是第一位的思考,原来那套设计是不行的,我们勾勒起一个情景,一个诱导,一个通道,一个主干和枝,叶子让他们来填,这些人的水准就像你看到现在,上面的图画好了,告诉你填那个颜色他就填那个颜色,这就是他们的参与尺度。
乡见设计:你们做了共享社区实践的1.0、2.0、3.0,怎么来筛选这些参与的人?
牛健:实际上我们这么设计是知道他想要什么,可你怎么启动让他认为他想要呢?我们原来的设计闷完了就直接干,闷完了和社会得挂钩,和未来挂钩。你打出这个新的生活旗号,然后做一个具像化的生活场景、内容、故事结构,别人就开始找你了。还有一个,因为我们做理性思考的时候肯定是做过精准定位的,你这时候表达的是一个具像定位的生活场景和内容,这叫价值筛。
乡见设计:你们刚才说的包括共享社区,听下来感觉是城市或者生活质量比较高的人的自娱自乐,还是他可以为当地的一些乡镇或者农村、城市居民带来一些改变。
牛健:乡村的改变来自于城市,乡村自身很难发生改变。我觉得,未来乡村将变成城市人自己的乡村;农民没了,乡村这个空间将变成城市的空间;农业谁干呢?人工智能机器人,它们现在已经界定为比农民还便宜的了。
徐心怡:这个不是夸张,我前两天去了几个生态农业园,他们所有的数据,比如哪个叶子黄了,立刻有线上的农业专家对它进行评定,同时专家会调整养料的配比,实施跟踪,然后是没有人采摘的,未来现代农业的发展其实就是无人化的。
乡见设计:您说的大家一块儿来做一件事情,或者说在一个共享社区,那是不说,他们都是一个阶层的?牛健:不一定,实际上你在说一个理想状态,转型有偏产业结构,有偏生活结构,里面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如果你问的是终极状态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未来将没有阶级的划分。
牛健与乡见设计创始人徐心怡
徐心怡:牛老师讲得很多东西,我觉得对设计师来说,其实挺苦恼的,我自己会跨界和很多不一样的人聊,时代变得很快,但到底会怎么样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请很多人来,就是希望大家跳出自己的专业。因为像刚才牛老师讲的,我们在设计生活,所以你必须对社会学、人类学,对各种方面,你不用成专家,但是你要知道现在到底到什么样的阶段了。你不知道别人已经到了什么高度,但是他的高度会决定现在的社会迭代有多快,需要你跟上那个速度运用到设计上,那我们的设计才能永远走在这个行业的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