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自然教育&乡村儿童乐园营建

中国儿童教育的发展方向
对自然教育的理解
儿童游乐行为与自然教育的结合方式
自然教育如何与场地设计相结合
乡村儿童乐园与城市游乐场的区别
乡村儿童乐园落地方式与物质形态
如何定义乡村儿童乐园及其运营模式

我们带着对这些问题的思考
相聚乡见,一起分享

乡见设计: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关注儿童教育,关注到它的方方面面。目前传统的教学地点几乎都是在城市室内,我们能否发散一下,让孩子到乡村甚至到大自然里去学习?特别是学习我们传统的国学文化时,让孩子接受自然教育也许能起事半功倍的作用。当我们说起自然教育,一般都是在谈什么呢?

嘉宾发言:
禾邻社-田晓耕:我们经常说的自然教育到底是什么?只是在自然里观察植物动物或者进行活动创作吗?我觉得答案是否定的。自然条件和本土文化是自然教育上两个非常优势的资源,我们应该将传统文化的东西嵌入到自然教育里进行资源整合。中国历年在做教育的过程中都是把自然和文化联系在一起,例如采用“自然”+“节庆习俗”+“历史文艺”三个版块进行组合,根据地域性可排出多样化的乡土教育课程。

季高游乐设施-朱剑飞:人需要回归动物的本性,需要跟自然亲近,未来的教育一定是向乡村去研发。如果自然教育课程能从自然的环境搬进室内的话,你的自然教育就跟自然没有真正的关系,只是外壳的嫁接。教育只有跟自然场地真正融合在一起,才是货真价实的自然教育。“我不希望我们的孩子接受的是二手的美,二手的自然”。

田园东方-乌日汗:1.我觉得田园东方让儿童接触自然是对儿童发展过程的补充,这也是需要全社会一起来做的事情。2.我们在田园环境里给他们模仿一个更自然的环境,让他们自己在探索过程中成长,同时希望家长也一起学习,在兼顾安全性的同时,让孩子回归本真的自由玩耍。

乡见设计:
儿童在乡村里学习,必然会同时面对自然环境、游乐设施等多个物质空间,那么我们打造的乡村儿童乐园与自然教育之间应该怎样来有机联系?乐园或教育课程的设计该如何与场地设计有效相融?

嘉宾发言:
乡伴东方-张易文:我在做生态型、复合型的儿童活动空间过程中有几点感触:1.推广自然教育或自然型儿童乐园最主要的就是因地制宜,不能做“逆自然”的事情,需要顺应场地属性去做开发做研究。2.应打造一个复合型的亲子空间,这里既能满足孩子的游乐教育等需求,又能满足父母度假教育等需求,例如“裸心飞”就是在城市空间里的一个复合型亲子活动场地。3.教育课程的研发是乐园持续经营的核心。因为游乐设备是很容易山寨和复制的,复合型的课程安排才是乐园最核心的内容。

禾邻社-田晓耕:我的建议是乐园的设计应围绕你的教育理念来服务。国内做儿童乐园的设计团队很多都是设计师出身,这就导致会先从设计的角度来想问题。但实际上你的设施只是帮助课程的开展,本质核心还是教育内容是否精彩。

现代环境院-周捷:我们经常会用成人的思维来考虑儿童乐园其实并不是特别负责任。应该考虑儿童真正的需求是什么,怎样引导儿童一个更好的取向和发展才是最重要的。

乡见设计:
刚好华德福老师也来了,想请教一下刘老师,华德福等自然教育区域一般离城市有一定距离,那你们的服务对象究竟是孩子还是家长?亦或两者兼有?华德福教育模式需要怎样跟在地化进行结合?

嘉宾发言:
华德福-刘继伟:我是做和华德福相关教育的一些工作坊、夏令营、幼儿园等工作。华德福是分年龄阶段教育:0到7岁是幼儿阶段,属于基本教育,比如我们把教室按照季节的变化来布置,让孩子在季节变化中成长,同时教育孩子什么是正确的“度”; 7到14岁是少年阶段,孩子学习神话故事、水彩雕塑等形态教育;14岁到21岁是青年阶段,需要他们从艺术作品中体验东西,学习“收”和“放”。我们更多的是让孩子自己动手去搭建无动力乐园,而不是把所有设备都引进来。孩子接触了怎么做,才会更投入的去玩,获得更多的知识。例如我们会让孩子用毛线编织出蜘蛛网或更自然的物品来代替栅栏,作为软质界限。华德福教育更注重激发孩子的感性思维,而不是用强迫性或填鸭式的教育来限制孩子的本性。

田园东方-孙媛媛:我去无锡田园东方项目的时候,我孩子也在那里进行实践化服务。他上华德福3个月后,就会玩无动力设施,上了7个月后,孩子的认知能力、自然探索能力与自我保护意识会增强很多。他的认知能力改变后,直接反映是他对知识的吸收速度特别快。其实华德福里面很大一部分人是工作人员家属,因为华德福里很多课程是由妈妈们来组建,妈妈们在里面当老师,他们的孩子也在里面上课,喜欢德福的人会为了体验华德福教育而搬家

葡萄科技-徐心愫:自然教育和乡土教育不光儿童需要,成人也需要。其实很多80后的父母把孩子带到乡村自然的地方时,他们自己都不了解自然节气或动物习性,因此他们没办法很好的融入到孩子教育课程中。我们希望一家人出游,一定是一个家庭共同的成长。他们见到实体,收获知识,同时借助电子产品把它们带回来。例如通过APP或AR产品,让孩子在探索游乐中收获到相关的学科知识。

乡见设计:
其实城和乡之间是相互共融、相互渗透的,很难去强制的割裂说这是城还是乡。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把乡村或自然的东西放到城市公园里面,让公园提供一些自然教育场地?

嘉宾发言:
现代环境院:其实对城市里的孩子而言,他们每天高频次能接触到的自然是他们身边的自然,包括住宅小区的公共绿化、公园等微自然。公园是自然教育很好的一个载体。现在公园的用地很单一,在未来公园规划的时候,应该把学校用地、教育用地或商业用地植入公园,做到资源共享。这样公园提供更好的亲子服务,让孩子能就近体验自然教育。

乡伴东方-张易文:我们跟同济大学刘老师做过“迷你绿乐园”的公益计划,在城市近郊去推广自然教育。在杨浦区四平街道鞍山四村,改造老社区的一个公共绿化空间,打造小的菜园和无动力手造乐园,里面所有东西都是社区居民与小学生全程参与。

乡见设计:
接下来想跟大家谈谈乡村无动力乐园。在乡村里面,自然教育与无动力乐园是否是完全自然式的呈现,它的运营模式是怎样的?是否需要物质形态的内容去体现,甚至强制植入收费的业态在里面?

嘉宾发言:
田园东方-孙媛媛:1.教育的服务性特别强,决定了其利润点并不高。像日本、台湾、欧美等自然教育一定是跟国家政策有关,是否能达到一个“基地”的概念,我觉得才能称之为教育。2.空间教育和环境教育很重要,教育是“呼”与“吸”的概念,整个产品设计上应该去教化、科学化、连续性,打造点状式、闭环式和T字型的产品结构。3.在整个运营设计中,空间路径的使用频繁程度,跟运营和营收有直接关系,例如空间的频次能计算出你的动线有几组,最终跟你的运营有直接关系。

季高游乐设施-朱剑飞:对于运营而言,把乐园圈起来收钱的观念是错误的,无动力乐园本身是一个“引流”的过程,从而带动其他方面的体验与消费。所以无动力乐园运营相对动力乐园而言是非常低的,它非常考验组织者的品牌宣传及活动营销能力。

玄果儿童花园-杨程波:现在国内很多主题公园是“高投入、没有IP”。而无动力乐园是低投入、有IP现今社会更多需要的是对孩子的关爱,对人性的关注

乡见设计:
我们都知道安全是儿童游乐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当前中国对于无动力乐园是否有安全性问题的评判标准?是否有这样的机构来制定标准并给予认证?

嘉宾发言:
乡伴东方-张易文:“安全性”是父母考虑的第一要素,一些大的无动力设备有必要跟专业厂商、专业团队去合作。虽然可能外形上我们未必能做到像效果图里画的那么自然,但是如果要选择的话,我一定会选安全性第一,外观第二。

季高游乐设施-朱剑飞:安全问题确实激起了我的神经。现在国家在无动力设施方面没有强制性标准,只有推荐性标准,安全检测是送样检,而国外有非常严格的执行标准。田园项目多数是非标准定制,全凭感觉会存在很大问题,这个安全标准未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现代环境院:现在城市公园里的儿童设备缺乏参与性与多样性,较难吸引孩子与大人。虽然安全非常重要,但希望乐园不要受这个限制而影响它更多的创造性

乡见设计:
那么除了安全因素以外,无动力乐园在设备选材、维护上一般有怎样的要求?乐园本身的生命周期或精彩周期可否预估?

嘉宾发言:
季高游乐设施-朱剑飞:1.无动力设备大多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属于个性化定制,所以批量化生产很难,多数是非标准定制。其实对于孩子来讲,什么都能玩,需要看项目的整体调性。如果是非常田园和自然的乐园肯定选用木材等天然材料,也可以适当考虑假草皮和竹制品。2.无动力乐园性价比很高,不需要动力,所以维护成本相当低;它不是竞争性而是开放性游乐,所以维护一般是片区维护。如果是运营性项目,质量非常重要,建议尽量采用进口加高级非标准定制,这样维护成本平摊下来是绝对不会高。3.无动力乐园更新迭代的频率相对较高,因为无动力乐园的魅力在于可以有不同的主题嫁接,例如中药主题乐园。它是跟孩子、人的本性有关,它不是寻找刺激,而是回归本能,只要市场提出新的需求,新的产品就会不断研发。

乡见设计:
今天非常高兴与大家在自然教育、乡村儿童乐园上有交流与探索。自然教育需要跟场地、文化做到真正融合;孩子需要在自然的实物里探索学习;乡村儿童乐园需要从孩子的需求出发,为自然教育理念而服务。今天的分享相信彼此之间能够给对方一些灵感触发,未来各个行业也会有合作研究的可能性,我们会定期组织一些小型沙龙来探讨自然教育和乡村儿童乐园未来的发展趋势,这里非常诚挚的邀请您参与我们的共建之路。

本期沙龙参与人员

乡伴东方-张易文
禾邻社-田晓耕
华德福-刘继伟 毛凌云
葡萄科技-徐心愫 周杨 杨捷
现代环境院-周捷 张骏
田园东方-孙媛媛 乌日汗 陶蓓
季高游乐设施-朱剑飞
玄果儿童花园-杨程波
上海建筑设计院-高丹
旅游情报-曹莺
宝龙置地商业-杨翔
东苑景观设计-童迦

乡见设计全体成员在此期待与你的 “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