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可持续农业在中国的发展

(摄影 by FIB 李青松)

中国乡村未来的发展方向
三农问题的实践与落地
如何解读可持续农业
新型农业模式的探讨
新田园主义下社区农业的发展

我们带着对这些问题的思考
相聚乡见,午后慢慢
一起探讨,一起分享

 

本期分享特邀嘉宾

裘成

(现居美国华盛顿)
吃货拯救世界联盟 北美可持续食物专栏作家
现就职于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
(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
从事发展中国家的农业、脱贫、营养与健康政策的影响力评估与研究

专注于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的研究与推广
包括生态有机农业、城市农业、朴门永续农业、循环农业、自然农法、食物森林、再生型畜牧业、社区支持农业、食物枢纽、另类食物网络
研究美国的可持续农业、城市农业、社区支持农业、农场到餐桌运动等
常撰写文章和做线上讲座向国内传播欧美最新的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发展理念
跨学科的从社会经济、农业、环境、生态、营养、健康等领域结合来研究食物体系
探索如何让我们的食物体系变得更可持续、更安全、更有营养和健康
并有利于缩小贫富差距
业余时她还在华盛顿附近10英亩的研究型森林农场
实践一种模仿森林来种植食物的多年生生态循环农业

乡见设计:首先非常感谢裘成能来到上海乡见跟我们分享关于美国现代农业的相关知识。我们经常在讨论现代农业,那到底什么才是现代农业呢?中国乡村未来的发展是否也需要走上现代农业的道路?如今的国内也有很多关于现代农业、休闲农业、小而美农庄等各类新型农业发展模式的探索与实践,到底什么样的方式更适合于中国农业未来的发展

特邀嘉宾-裘成:大家好,非常荣幸可以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的经验。首先,什么是现代农业?国内意识形态多以为现代农业就是农业工业化。谈到现代农业,我们可以先了解下美国农业的发展。二十世纪初美国还是非常本土化的可持续农业体系,一战、二战后化肥和农药的广泛应用,大面积农业产量的增加从而转换成工业化农业体系。目前整个美国50%的耕地只种植玉米和大豆,并且95%是转基因的,需要施化肥农药,玉米和大豆应用在工厂化养殖上做饲料,在各种加工食品之中作为原料。这样工业化农业体系给美国造成了非常大的环境与健康问题。美国不健康的饮食结构和种种健康问题与其农业生产是不可分割的,全美国目前三分之一人群肥胖,三分之二超重,糖尿病、心血管疾病以及癌症等各种疾病在短短几十年猛增。由工业化食物体系所造成的健康问题让美国付出的是很高的社会成本。

所以,二十世纪末美国又开始了向可持续农业的转型(即可持续食物运动)。这项运动有着非常多的组成部分,比如越来越多的美国年轻人投身生态有机农业的生产;比如社区支持农业、农夫集市、从农场到餐桌、食物港等,加强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联系,缩短食物供给链;比如城市农业的蓬勃发展,为市民提供种植农作物的场地,鼓励市民利用一些城市中的废弃空间来种植新鲜蔬菜水果等。美国农业部现在也在大力扶植有机农业发展,促进可持续农业的研究。虽然工业化农业目前仍是主流,但它经历了仅仅70年时间都不到,美国就正在通过可持续食物运动快速的朝着可持续的农业和食物体系转型。

看待中国农业何去何从的问题,首先从意识形态上我们要明白什么样的农业才是我们想要的农业。可持续的生态农业也是现代农业的一种,具有很高的科学含量,需要应用生态学原理,从原先单一品种的种植转向多样化的种植。所以对于现代农业的思考,中国不需要重复走美国的弯路,而是应该直接转向可持续的生态农业,生态农业的多样化种植对环境对健康都有帮助,还可以扭转气候变化改善土壤环境,解决非常多的问题,这才是乡村未来发展必将走的一条道路。

乡见设计:生态农业具有一定的科学含量,讲究农业种植的多样性和各类种植技术的搭配,应该如何向国内的广大农民普及关于生态农业的各类知识?中国农业相对于欧美农业来说区域品种更加丰富,同时气候土壤条件也更多变,生态农业在中国的实践应该如何攻克一些技术问题

特邀嘉宾-裘成:对于如何在中国实践生态农业,其实在最初阶段我们可以根据当地的情况来种植适合的作物,通过多元化的生态种植技术与生态设计,实现生态农业的落地。避免大面积单一种植同一种作物,因为这种工业化思维模式下的不自然种植模式,必然会造成农药和化肥的使用,难以采用生态的方法种植。很多时候生态农业在前期由于受到经济利益问题的限制没有办法大规模展开,我们通过一些示范项目积累经验,从而为更大幅度向可持续农业转型做指导借鉴。

其实说到底,转型可持续农业最重要的是连接生产者和消费者。对于农民而言,从使用化肥的农业种植方式向生态农业转型是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的,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收入保障,许多农民是没有勇气去转型的,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企业和组织去帮助农民把可持续农业所种植的优质食材连接到消费者,保障农民生计和消费者的食品安全,如社区支持农业、“从农场到餐桌”的餐厅和农夫集市等。新田园主义的探索也是为起到连接城乡的作用,城市里消费者对健康食材有着高需求,连接两者可以从消费端来驱动小农向生态农业方向进行转型。

乡见设计:说到生态农业,最重要的就是土地资源,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土地因为过度种植或者工业生产已经被被严重破坏或者污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土地重新转化成种植生态农业的土地呢?而且如何真正做到为农民干实事,帮助他们增加收入和土地的附加值,跟他们一起让中国农业走向一个新的高度?

嘉宾-青松:中国传统的农民,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老农人,他们对农业体系的认识其实并不全面,但是他们非常了解自己的土地情况,而中国大面积的土地正是在这样的老农人手上,可是这样的老农人也正在流失。我们需要“代理人”,通过他们把生态农业的知识传递给老农人,而“代理人”其实就是通过第三方来对接农民和生态农业,让农民真正认识到农业的价值和土地的价值以及未来农业发展的趋势,从而用生态的方式改变他们的土地。所以,帮助老农人认识生态农业的重要性才是我们发展农业的当务之急,也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才能做到通过生态农业来改变和保护土地。

特邀嘉宾-裘成:说到如何让土地转化成可种植生态农业的土地,其实生态农业本身就有着恢复土壤和环境的作用。我们可以通过多元化的种植方式,利用生态系统服务,并在农业系统中加入有着施肥和吸引授粉功能的作物,在农业生态系统中实现物质的循环利用,恢复土壤微生物生态,不依赖化肥和农药,经过三到五年的时间,土地就会恢复活力变成适合生态农业的土地。若勤用天然制堆肥等方式改善土壤,最快只需一到二年时间。

乡见设计:如今在国家政策的鼓励下,出现了很多特色农业小镇、小而美农庄和一村一品项目等等。在裘成你对接过的项目里,有哪些是真正落地在为农民干实事,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呢?有哪些模式是值得推广的呢?

嘉宾-青松:现在的这些农业项目里,我们不难发现真正的农民已经越来越少,大力号召城市回归农村,能为这些农民能带来什么?如何能让土地重新焕发价值呢?

特邀嘉宾-裘成:首先其实是针对消费者的教育,从消费端驱动是比较有效的,让消费者意识到生态农业所获得的食物和化学农业获得的是来自两个不可比较的系统,食物对人健康的价值与其农业生产方式有着不可分的关系。现在国内已出现了一些创新型的社会企业组织在连接两者,他们通过农夫集市、社区支持农业、亲子互动、食物疗愈教育等方式来连接消费者与农业。关于农业的疗愈作用,有研究发现,通过跟农业和土壤的接触,能治疗心理疾病,土壤中的微生物很多可以起到抗抑郁的作用,对人们的身心都能起到很好的帮助作用。所以城市和城市周边的农业,通过给消费者以体验和教育来增强消费者意识,不仅有助于消费者自身的身心健康,这些消费者也将通过消费行为来支持向生态农业的转型。而这类创新组织可以自己本身作为链接消费者与生产者的纽带,也可以对小农群体进行服务化培训。

相较于美国农业的发展,很多新农人都是需要重新学习的。美国传统技术已完全失传,但是在中国还有这样的机会,返乡青年对于中国农业的发展也是一种机遇。这次回国走访了各种做可持续食物体系的组织与企业,比如在昆山的“青澄计划”,一个培养新农人和返乡青年、帮助转型生态农业同时保护种子多样性的项目。它帮助当地的老农人把一些传统经验和传统知识传给下一代,在发展中传承。

乡见设计:说到青年返乡,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可能认为传统的劳作会很幸苦,不愿意去尝试,那是否有新的办法将现代农业技术与传统农业结合,创造出新的方式,通过一系列的培训,体验活动的策划,系列产品的包装去吸引年轻人返回乡村。

特邀嘉宾-裘成返乡并不是回归到传统的农耕,现代农业(指可持续的生态农业)其实是一种前进,是包含了很多科学技术的,像美国就成立了可持续农业与教育研究中心来研究和传播可持续农业技术。利用生态农业技术的同时也需要结合当地传统经验,对新农人来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学习一些老农的经验,这同时也是一个前进的过程。同时,这可以是多方合作的社会创新,比如说“青澄计划”就是一个创新型的三方合作模式。村集体组建一支专业合作社的队伍,组织老农人专门负责在地生产种植生态水稻。水稻种植一般都会采取打农药的方式,“青澄计划”带领老农人一起转型,用生态的方式来进行种植。新农人(通过申请)作为“青澄计划”的实习生和志愿者,亲自参与到其中,实地种植和研究。实习生实习周期为半年,志愿者每周末或者每月安排时间参与,新农人帮助科研的同时也是一种社会体验的概念。其中有些实习生最后就留在了当地继续生活,推动了当地生态农业的持续发展。项目的另一个合作方是有机农场企业,它对生态种植的稻米进行包装和营销,卖出更高的价格,负责在地生产的农民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润。

乡见设计:可以给我们详细介绍一下生态农业的多样性种植和食物森林吗?

特邀嘉宾-裘成:现在由于农业工业化的思维模式,或因为某一农产品的火爆,造成农业生产模式全部转成单一品种种植(比如猕猴桃、水蜜桃等)。这样的种植模式会导致土地肥力下降和容易爆发疾病和虫害,从而不得不在种植上依赖使用化肥和农业,大大破坏了土壤的微生物环境。这种单一种植模式想要实现生态种植就很难。

生态农业是与自然协作,充分利用植物之间、植物与微生物之间的相互共生关系的农业(动物也可以包含在生态农业系统之中)。食物森林是模仿天然森林生态系统来生产食物的多年生的生态农业。例 如,在农业系统中可以加入有着施肥功能的作物(比如食物森林中可以有固氮树),吸引授粉昆虫的作物,通过多种作物共同搭配种植,提升农业系统中的生物多样性,实现在农业生态系统中物质的循环利用。因为不施加农用化学品,从事生态农业让土壤健康得到恢复,不仅食物的营养和质量更高,在长期相比化学农业会有更高的产量。也有研究证实,提高农业系统的生物多样性,会提高产量。食物森林在生态农业与朴门永续农业的基础上,是多年生的农业,立体有层次。比如阳山,水蜜桃可以作为一个层次的作物,同时种植上一些固氮的豆科植物或固氮树,授粉植物,等等,可以做农林复合体系(Agroforestry),也可以改造成多层次的、生物多样性丰富的、以水蜜桃为主的食物森林,实现天然的农业系统循环,不需要外界再继续施加农药化肥,只是靠农业生态系统本身实现资源循环、农业体系本身的健康免疫系统来抵抗虫害和疾病。

乡见设计:生态农业的形式多种多样,类似生物动力,朴门永续等,但这些目前可能在国内都无法大幅度推开,你觉得现阶段有没有一些更加适合我们的低成本的生态农业方式来帮助农业转型呢?

特邀嘉宾-裘成生态农业有五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减少或不用农用化学品;第二个层次是寻找和使用农用化学品的替代品进行种植;第三个层次则需要重新设计农业生态系统,例如轮种、间种、覆盖作物、鱼/鸭稻共生、食物森林等;第四个层次是通过另类食物体系链接生产者和消费者;第五个层次是改变全球食物体系格局。我觉得现阶段我们可以开始第二个和第三个层次的尝试,尤其是第三个层次,需要重新设计农业生态系统,改变单一种植模式,让多种农作物共同种植。这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来进行设计,这样成本才可以得到控制,可以利用废料制作堆肥(如厨余、秸秆)来恢复土壤微生物生态。其实说到底这些方法区别并不大,他们的原理都是一致的,都是生态农业的原理,增加生物多样性,包括微观层面的土壤微生物的多样性,到宏观层面的作物多样性,恢复土壤健康,实现物质的循环。所以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逐步向生态农业进行转型。

乡见设计:前面我们已经探讨了非常多的关于可持续农业和向生态传统转型的一些问题,能不能为我们总结一下寻常农业(即施用农业化肥的化学农业)和生态农业之间的关系,然后大家一起聊聊三农问题?

特邀嘉宾-裘成本来寻常农业(化学农业)就是工业产物,依赖于化石燃料,成本非常低廉,可以不需要很多人力成本就能完成,但它实现的仅仅是短期的产量提升,因为破坏土壤而不可持续,同时造成环境污染、全球变暖、健康等诸多问题。目前全世界都已经逐渐意识到这种工业化食物体系的不可持续性,探索如何从不可持续的工业化农业走向可持续农业,例如我前几日在昆明参加的联合国粮农组织举办的生态农业和可持续食物体系研讨会,就是探讨如何在中国实现向可持续食物体系的转型。

生态农业,是完全不同于工业化农业的另一种食物生产体系,它并不是一种“投入-产出”模式的工业体系,而是视农业系统本身为完整的生态系统。目前化学农业因为使用大量农药化肥,破坏了土壤,从寻常农业到生态农业的转型最大的难度其实在于恢复土壤的健康,因为这需要对农业怀有更长远的眼光,需要时间和耐心。这次回国我看到在上海和北京周边其实有很多这样的项目开始进行尝试,例如上海崇明岛和昆山。前面提到的“青澄计划“就是其中之一,都是非常有情怀的项目。我看到上海的城市农业也在蓬勃发展,让社区农场寓教于乐,增加居民的幸福感的同时营造更和谐社区。我感到无论是消费者、社会组织、企业还是当地政府,都对向可持续食物体系的转型有着强烈需求。在转型过程中的知识与技术支持、以及政策和资金的支持会更有效的帮助这些项目可持续发展。

嘉宾-曹总说到三农问题,也是中国一直在研究的问题,究其本质来分析就是农业的问题,我们弄清主体,农业的主体永远是农民,要先维护农民的利益,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才是有意义和可以推行的。现在规模化的化学农业种植,是不可持续的,是一种掠夺式的农业方式,成本降低的同时也付出了更多代价,其本质其实是错误的。相反生态农业虽然人力成本较高,但是相信随着时间发展,等到85后、90后成为新生代的消费主力军时,他们会意识到少吃点、吃好点、少浪费这样的理念是可以接受的,也对我们的健康有非常大的帮助。倡导正确的消费观,从而产生的一部分经济利益可以反哺给农民,并支持可持续农业的转化。

另一方面,现在的农业物流服务中心多针对规模化的大农场主,而一些小而美的有机农业,因为得不到政策的支持,导致物流,仓储成本高昂,同时也缺少体验式的销售中心,从而无法盈利。我们其实更需要一些配套的服务中心,让服务规模降下来,让一些小型的农业也得到支持,从而可以持续发展。

乡见设计在新田园主义指导思想下的农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如何?我们可以听听田园东方的想法。

田园东方:作为全国第一个田园综合体的实践者,田园东方在三产联动上已经完成了一个闭环。大部分转型失败的农业其所有的经济来源都只局限在农业上,而田园东方保持农业利润持平的同时,再通过别的产业联动,如旅游门票收入,地产收入等等来维持收益,这其实是一种非常好的现代农业的拓展方式。通过文旅上的附加值来为农业增值的同时,农业也会给居住教育等方面增加附加值,这是我们一直在探索中的未来乡村发展模式,只有这样模式的成功,才能在未来帮助更多的乡村成功转型,让城市人返乡。虽然这是一个乌托邦的理想,但是我们想把它实现。

嘉宾-青松:这样的梦想值得我们期待,从维护农民最根本利益开始,通过小范围的试验和推广来入手,进行一些小而美农业的尝试。在日本,返乡如火如荼,是一件非常有影响力的事情,作为新农人他们觉得自豪。在中国还很遥远,城市人觉得离乡村太过遥远,但其实如果在周末可以去农村体验生活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期间还能让孩子通过农作得到教育,理解食物真正的意义,而如果同时也能给城市人提供在城市也能享受到服务,相信慢慢就会有人愿意留下来,实现这样的乌托邦梦想。

嘉宾-曹总田园东方正是在打造一个能让城市人愿意留下来的新乡村,这里营造的是真正让城市人和乡村人可以和谐共生的地方。现在让返乡青年坚持不下去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很多生活的可持续问题。田园东方打造的田园社区里面包含了教育,甚至比城市的教育更好,提供比城市更灵活的空间来开设工作室、研究室,汇聚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这些更能吸引返乡青年留下来。同时在生活方面随着物流和电商的普及,真正让乡村从第二居所变成第1.5居所。

乡见设计:最后,非常感谢在座几位嘉宾的分享,十分精彩。我们也想问问裘成,对于未来有什么计划,如何将美国的可持续农业的理念和一些新的农业技术与中国农业现状想结合?

特邀嘉宾-裘成:这次回国,考察了国内农业的现状,各种各样的农业形态也看了许多,学到了非常多。下一步我希望组织一些游学的活动,让有理念发展可持续农业和食品的中国地方政府、企业和组织能去美国考察,参观和认识美国各种形式的可持续农业与食物运动,认识真实的美国农业发展情况,并希望组织培训、论坛等活动来传播可持续食物体系理念,提供转型可持续农业的知识与技术支持,对接中美的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专家和资源,提供具体的思路和经验来帮助国内农业体系转型。

帮助国内转型可持续农业,初期我希望尝试去改变各级政府对于现代农业的想法,帮助他们从本质上认识和了解未来农业的方向,这样会更有效的实现中国农业向可持续转型。我觉得如果中国政府能支持转型,我们国家走向可持续食物体系会相比美国更容易实现。中国农业是非常多元化的,我们可以吸取美国农业发展的教训和经验,无需重走农业工业化弯路,按中国实情来因地制宜的发展生态农业与可持续食品系统,帮助生态农业和可持续食品体系在中国落地。

乡见设计:田园东方也正在努力,在无锡阳山项目的田园大讲堂,会定期组织相关的农业培训、论坛、会议等,有很多政府人员都会参与其中,这也是一个推广可持续生态农业的契机;而在上海乡见,我们也会定期组织一些小型的沙龙探讨农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希望为中国农业的发展做出贡献。这里非常诚挚的邀请你参与我们的共建之路。

注:裘成的联系方式是 permagroecology@gmail.com,她欢迎国内做可持续农业与食物体系的相关人士与她联系交流。
裘成的观点不代表其就职单位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IFPRI)和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CGIAR)的观点。

 

更多现场精彩照片

本期沙龙参与人员

FIB食情局导演李青松
造点X发起人美国Parsons跨界别研究生程致远
田园东方文旅策划负责人凌莉萍
田园东方招商负责人乌日汗

乡见设计全体成员在此期待与你的 “相见“

最后感谢FIB食情局李青松导演
为本期分享会提供摄影支持
审校:裘成